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美女性奴
美女性奴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A级毛片免费观看-欧美成人网站-热图站]

地址发布页:

我舒服地躺在一张太师椅上,漫不经心地对早已跪在一旁的纪嫣然说:「颖奴,脱光衣服。

「是,主人。」傅子颖的声音充满了顺从。不一会她脱光了衣物,说是赤裸也不尽然,她身上还是有不少饰物的,不过这些饰物只能使子颖显得更加的淫美诱人。

但见美人儿晶莹润泽的玉颈上围着一件黄金狗圈,狗圈上正系着一条精致的精金狗炼。胸前一对浑圆的肉球颤微微地晃动着,肥硕的乳房因爲过于庞大而紧紧挨在一起;光润丰腴的乳肉像是要爆裂开来似的,在白嫩的皮肤内一蕩一蕩,而又滑腻如脂得仿佛轻轻一碰,乳肉就会像黏稠的液体一样流出。

行动间,粉嫩的肉球相互磨擦,宛如两团雪白的油脂上下抖动,掀起阵阵白腻的肉光,仿佛被无数人把玩过,显得丰满而又柔软,充满了成熟的妩媚风情。突起的乳晕足有掌心大小,色泽红润,仿佛两只圆圆的小盖子覆在乳球顶端。两只突翘的乳头高高挺立,像两只可以把握的小柄似的,它们通体殷红,随着乳球的抖动一颤一颤,闪动出红宝石般的光泽。

一条乌金腰链系在子颖小蛮腰上,无数如绢丝般纤细的乌金丝从腰链垂下,宛如流苏一般,又把雪腻柔滑的肌肤衬得无比诱人;圆润剔透的玉脐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摇曳闪烁着性感诱人的光芒;接着来到那最神秘的私处,本该是芳草萋萋之地如今却是寸草不生,光秃秃的玉户直接暴露出来,两瓣肥白粉嫩的阴唇护不住主人的蜜穴,反而因充血而泄漏出蜜穴深处的秘密;纤细的脚腕上挂着一串金铃,随着骄躯地扭动不时发出悦耳的叮当声。

我指了指脚下,「爬过来吧,颖奴。」

「是,主人。」美人儿四肢弯曲,两肘支在地面上,肥美诱人的圆臀高高挺起,像只妖豔的雌兽一样缓缓爬来。光亮的地面犹如镜子,清晰地映出天下第一美人儿那娇美淫豔的女体,两团香软的雪肉拖在地上,底部被压成平面,红嫩的乳头乳晕随着乳球的拖动时隐时现。

在我的注视下,子颖慢慢的爬到我的胯下,她春水般的双眸癡癡地望着我,伏下身子,鼻尖贴在地上,呵气如兰地轻声说道:「主人,颖奴拜见主人。」看着天下闻名的绝色美人儿像只狗般服从我命令,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悠閑地端起一杯美酒,我躺在舒适的躺椅上,将脚重重地放在在我面前趴伏着的美人儿雪腻肥圆的美臀上,从上面看去此女肌肤晶莹似雪,身材玲珑有致,只是洁白如雪的美屁股上被我踩着几个乌黑的脚印,谁能想到纪大才女如今竟沦落爲我的人肉脚凳。

我用脚踹了扒伏在地上不敢稍动的美人儿一脚,跟着道:「学几声狗叫。」子颖擡起头来,湖水般幽深的眼睛里噙满了哀伤,乞怜地望着我,我恼怒的一脚把她踹翻在地,疼得子颖「啊」的惨叫了一声。

我接着大声道:「叫你学狗叫。」

美人儿默默地爬起来重新趴伏在地上,张开甜美柔软的小嘴,「汪汪,汪汪……」轻轻的叫了起来。

「让主人我看看你的贱穴。」子颖羞涩得闭上了双眼,嫩白而柔腻的肌肤因爲羞耻逐渐泛红,她颤抖着趴在地上,白净的玉手伸到臀后,将并在一起的肥臀嫩肉慢慢剥开,把那肥嫩多液的玉户坦现在我眼前,美人儿的玉户很丰满,乾乾净净,除了红白以外,再没有其它顔色。

白的是阴阜,阴阜细嫩柔滑,修整过的阴毛又细又软,红的则是那两片娇美的阴唇,豔红的阴唇张成椭圆形状,内层的小阴唇翻开,犹如一瓣小巧的红莲。美人儿白嫩的手指娇媚地微微翘起,按住阴唇轻轻打开,一股馥郁的体香便弥漫出来,透过粉腻的腔道,可以清楚地看到娇嫩的肉壁像呼吸般一鼓一缩,震颤着滴出清亮的蜜汁。

我表面上一副懒散的样子,一边品尝着美酒,一边用脚抠弄着美女用自已白嫩的小手扒开雪股而露出的甜美多汁的淫穴,渐渐的地板上布满了傅子颖高潮时所喷出的淫水形成的水泽。

「呵呵,颖奴真是淫蕩呀,摆出这麽羞耻的姿势竟然还会兴奋呢?」,我一边小声的对着傅子颖说话,右脚同时灵活的挑出纪嫣然的粉色阴蒂用力夹弄。

「唔……」敏感点上的刺激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傅子颖差点尖叫出声,突然我左脚趾深入她的蜜穴,用力抠弄着,不断地磨擦她的阴户,子颖原本羞涩的表情因异常的快感而开始变化,变得非常妖豔淫蕩……

过了一会,我拔出沾满淫水的脚趾,慢条斯理地将一根玉筷插入眼前这具洁白无暇的胴体。

「啊……呜……啊……」子颖仰起了美丽的下鄂,檀口微张,晶莹的泪水从美丽的大眼睛里顺着秀丽的面庞滑落下来,绵软的柳腰轻轻地摆动着,两条雪腻修长的玉腿随着玉筷缓缓的插入而不停地颤抖。但我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仍将玉筷慢慢地深入子颖的子宫尽头……

「呜……呜……」子颖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花容惨淡,呻吟声也变成了哭腔,扒开了玉门的的柔嫩小手由于没有命令不敢收回去,胸前肥硕诱人的奶房随着哭泣声不停的摇晃着,浑圆挺翘的美臀向前蠕动着,汗珠沁出香肌,沿着水一般的腰臀曲线滑落大腿,玉趾紧紧蜷起,粉薄的脚掌心红嫩红嫩的。

「主……呜,不要,呜……」子颖艰难地扭过头来,两弯月眸迷濛着一层水雾,乞求着我的爱怜,但得到的回应是另一根玉筷的无情而粗暴的插入。而子颖只能痛苦地颤抖着,乌黑亮丽的如瀑青丝披散着,几乎连哀求声都已发不出来了。

第三根,第四根……,伴随着子颖的低低的哀鸣声,总共有十根玉筷插入她的子宫内,将她尚未经过充分开发的迷人玉道撑得满满的。

我将双腿从子颖曲线玲珑的玉背上搭过去,伸出沾满淫水的脚趾,「看看你这骚货干的好事,竟敢将主人的脚趾弄髒,还不赶快用你的贱嘴给我舔乾净!」
傅子颖身爲天下第一美人儿,何时曾舔过男人的脚趾头,正稍有迟疑,插入蓬门中的玉筷便被我用力地一捅,疼的她马上伸出可爱的丁香小舌,细细的绕着脚趾缝舔了起来。我鬆开了手,任玉筷在胯下这个高贵但颤抖着的雪腻肥臀上晃动着……

我伸手揉捏把玩着子颖圆润滑腻的的豪乳,品味着那肥白香软滑腻的乳肉的奇妙质感,偶尔还拨弄一下兀自颤动的玉筷,操纵着这个正细心舔着我脚趾头的子颖那不住颤抖着的白嫩肥臀。

子颖双眸紧闭,表露出苦闷複杂的表情,耸着丰润的臀股,在塞满子宫的玉筷的强烈刺激下不停的扭动着,同时她还不得不含泪伸出无骨香舌细细的舔弄着我那肮髒的脚趾。

而我则舒适的躺在椅子上,手持盛满美酒的金杯,而用另一只手操纵着玉筷在胯下那美娇娃那粉嫩诱人的美穴中肆意抽插玩弄。

一切声音都好像停止了,只有被玉筷玩弄着的子颖小嘴不停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声……

过了很久,我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命令道「过来,在这里趴下。」,玉筷还插在傅子颖的小穴中轻轻颤抖,由于不敢让玉筷掉出来,只得夹紧了阴道,撅着雪白肥嫩的屁股爬了过来,她那羞花闭月的容貌和苦闷、无奈的眼神形成了一道凄豔的风景。

我拍了拍子颖雪白晶莹的屁股,然后露出胯下昂首朝天的粗大怒棍,子颖只看了一眼,就转开脸发出羞颤的呻吟。

我谑笑着说:「来吸我的肉棒吧!你一定没一次享用过这麽强壮的肉棒吧?可怜你了,你丈夫的就像小蚯蚓那麽小,真不清楚你已前怎麽熬过的?嘿嘿……」

子颖如小母兽般发出轻微而短促的激喘,美丽动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雾,显得更加凄美而惹人怜惜,她纤手握住火烫粗硬的阳物轻轻套动,香舌舌尖先从我硬如岩石的胸肌上往下舔,舔到阴茎、吻遍卵袋,再回到龟头,张开小嘴辛苦地吞进那条粗大的龙柱。

「呃……真爽……这骚货真会弄……嘴都塞得那麽满了……舌头还会在里面搅动……服务真好……我…………」我皱紧眉头舒爽的说。子颖只好努力地摆动脑袋,将口中暴满的男根吸得啾啾作响,我粗鲁地拉扯她的头发和纤弱身体,要她完全吞吮我胯下的怒棍,一直到她筋疲力尽都不放过她。
「真希望这一泡能射进你这母狗的子宫……噢……」我话说完没多久,一股接着一股的腥浓热精就已陆续喷出马眼,子颖仰着脸接受我浓精的洗礼。

我慢慢的走到子颖身后,将玉筷一根根取出,带出一条条粘连在子颖的玉门内的银丝,问道「可以进去了吗?」

子颖含羞带怯的顿了一下头。我却对她的回答甚不满意,冷冷问道:「要我的阳具爲你下种,应该说些什麽?我有教你吧?」

子颖羞耻地低下了头,两行清泪立刻滑了下来,像是对自己老公有无尽歉意,不过最终她转回过头闭上眼眸,哀羞地说:「请……用您粗大的阳具……挤开……挤开我的小肉穴……用力……用力地蹂躏我身体……最后把……把……精液装满我的子宫……让我怀孕……」

但我还不放过,更无耻的问身下已经俏脸晕红的子颖:「想用什麽姿势受孕啊?说出来给我听吧?」

子颖颤抖而断断续续的回答:「狗……狗爬……我像母狗……趴着……让主人从……后面上……求求你……快点……」

「这样啊……要让我用狗爬式来干你,然后呢?你不是这样就满足吧?」我还不将涨到青筋血管毕露的大阳具放进去,发烫的龟头在子颖湿淋淋已快熟裂的耻缝上磨揉,似乎要把子颖最后一点羞耻心也崩解才甘心。

「想……想要……让主人的大东西……顶到我最深的地方……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没有缝隙……的结合……」子颖喘息着,如泣如诉的说着,张啓双唇左右摆动着头,身体已经承现高度兴奋的现象。

我从子颖背后将阴茎慢慢的插了进去。她葡伏在地上,在我进入她身体的瞬间,嫣然一双光洁的玉腿似乎疼苦的抽动了几下,嘴里发出令人棘然的抽泣声。我骑坐在子颖雪白的屁股上,自顾慢慢地享受她那美妙女体提供给我的快乐。故意用缓慢的抽插折磨着胯下这美丽高贵的肉体。
「学狗叫。」我用手拍打着胯下不停颤抖着的雪白屁股。

「汪……汪……汪汪……」子颖张开可爱的小嘴随着我阴茎抽插的节奏,尽力的讨好我。

「是谁教会你狗叫的的?」骑在子颖屁股上的我好像不再意的问道,同时用左手玩弄着她凝脂一般充盈饱满的乳房。

「汪…………呜……汪汪……呜……是主人教我学的……呜……呜……」子颖雪白的屁股不由自主的前后摆动着,抽泣着回答骑在她身上的我的问题。

「不準停下来,继续学狗叫。」骑在屁股上的我猛的捏着子颖红宝石般的奶头,同时结实的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足足进了一半到子颖体内。

「噢!……」子颖的脚趾倏然弯屈,「啊……汪……汪汪……」她几乎哭出了声。

「那你喜不喜欢学狗叫呢?」,我一边命令子颖自己主动用雪白的屁股套弄我的阴茎一边责问道。

「呜……汪汪……呜……汪……喜欢……」已经带着哭腔的子颖不知道说什麽好,只能撅起颤抖着的美丽的屁股拚命的讨好这身后丑陋的阴茎。

我将肉棒连根没入子颖窄小的嫩穴里。

「啊……好……好大……呜……」子颖不知是痛苦还是满足,整个人趴伏在地板上不停地抽慉着。

我看着自己勃起的粗壮阳具在这雪白的股间进出,多麽好看的屁股,柔嫩滑腻,随着肉棒的抽插微微颤动,宛如凝脂一般,而它的主人,一个具有摄人心魄的美豔容貌的美女子颖,正在自己肉棒的指挥下拚命的用它讨好着自己。突然猛的一巴掌打在颤抖着的雪白屁股上。「说说你对下人训话时你应该怎样学狗叫的。」

子颖流下了凄楚的泪水低声道,「汪,汪……呜……主人……叫我……舔我的……脚趾头……呜……一边叫我……呜呜……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样……大声地责骂下人……呜,呜……每骂一声……就让我学一声……一声狗叫……汪,汪……呜、呜、呜……」

我不怀好意的笑着,「啊,是这样的啊。」突然用左手中指猛的插入子颖那粉红的菊花蕾,毫不可怜的搅动。

「啊……汪、汪……」异样的感觉使子颖惨叫着叫出声来,但仍然不敢停止学狗叫,长长的秀发猛的甩开,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

「怎麽样,有一种想去死的屈辱吧?」我玩弄着高高耸立着不停颤抖的雪白屁股,有什麽还能够比折磨这曾经高高在上的美丽躯体更让人快乐的呢?

「汪、汪……是的……」

「听说你以前是很多的仰慕者?」

「汪、汪……呜,呜……是的……」

「但是以后你就只是我的奴隶,一只被我爱怎麽样就怎麽样的玩弄你高高撅起的屁股的小母狗。」

「是的……汪……主人……汪,汪……」

我继续用左手中指搅动着子颖那粉嫩的屁眼,一面用右手抽打她颤抖着雪白的屁股。一面命令道:「跟着我抽你屁股的节奏学狗叫,每抽你一下,就用你的屁股给我套弄一下阳物。」然后我将插在子颖屁眼里的中指抽出来,伸进她的小嘴,在那红菱小舌上擦乾净。

「是的……主人……汪,汪……汪,汪,汪……」一面学着狗叫。子颖拚命的跟上骑在屁股上的我毫不留情的抽打屁股的节奏,疯狂地耸动起圆白的屁股,用自己美丽的身体不停的套弄着我粗大紫色的肉茎,把子颖的小淫穴撑成一个湿淋淋的大洞,吐吐没没。

「啊……汪,汪……嗯……啊……主人……」子颖的带着哭腔的狗叫声慢慢透出快乐的呻吟,屁股扭动了起来,但每当她刚有一点感觉,骑在屁股上的我就会故意的将阴茎抽出来。

「汪,汪……呜……呜……汪,汪……主人……求求……汪、汪……」子颖不停的甩动着秀发,被折磨的苦闷和无奈使她快要崩溃,自己平时是多麽的高贵,而此时却像一条跪趴在那里的小狗,不停的学着狗叫,被男人的阴茎肆意的玩弄着高高颤抖着撅起的雪白屁股。无边的黑暗慢慢袭了过来,子颖秀美的大眼睛里流下了凄楚的泪水。

「啊……主人……饶饶……啊,呜……」子颖抽泣着,那张曾经充满智慧的脸庞上流满了泪水,长长的秀髮甩动着……

随着子颖屁股愈动愈快,湿淋淋的男根把阴道里的充血嫩肉拉出又塞入,子颖不仅屁股在动,细腰也淫蕩地扭了起来,我的两只大手掌也扒开她两片雪嫩的股丘,帮助她的小穴把肉棒更贪婪地吃到底。

「跟我作爱好不好?幸不幸福?」

「啊……好……好大……好充实……呜…………我……」子颖陷入迷乱的状态,胡乱回应。

我突然紧紧的按着子颖的屁股,然后把沾满了淫液的分身抽了出来。高潮即将来临时美味的大肉棒被拔了出去,子颖顿时若有所失的「啊」了一声,转过头来哀求「主人……棒棒……求你了,快点把棒棒还给我……」

「那你就双手掰开自己的屁股。」我把肉棒顶在子颖柔软耻处,一边继续命令着。

子颖脸上又是一红,又要玩弄自己的肛门了,她心中微微一阵紧张中又带有一丝期待。

我嘿嘿地笑着,看着这清纯子颖在被奸淫的时候还自己露出屁股洞的淫蕩姿势,不由稍稍加大的肉棒抽送的力度。我一只手指轻轻揉了揉子颖的菊花口,慢慢探了进去。

「嘿嘿,夹得不错嘛,看样子最近的训练很有效呀!」面对着子颖这被我充分开发过的肛门,我显得很得意。

子颖红着脸,并不答话。虽然这一个月来她被侵犯的次数算不得特别多,但子颖后庭被插入的次数并不比她的玉门少多少。那可怕的男人,从不放弃任何折磨她的机会。屁眼被侵入给她带来一股充实的感觉,「也许他马上就要插进来了……」子颖将自己沈醉在快感之中,轻轻地呻吟起来。后面传来我一声冷笑,手指离开了她的肛门,子颖的脸刷的一下又涨得通红。

但紧接着插入的却不是肉棒,子颖感到有硬物侵入了自己的屁眼。子颖头猛的一擡,头上果然吊着一瓶液体,连着长长的软管通向自己的肛门。
「这地方怎麽会有这种东西!」没等子颖想通这一点,冰凉的液体已开始流进肛门。子颖「啊」的一声叫,胸中充满着说不出的厌恶感,轻轻扭了扭屁股。

「很喜欢是吗?」我继续嘲笑着,「一般来说,子颖被灌肠的时候,肉洞会夹得非常紧的。你的小肉洞虽然还很紧,不过你夹得不好,所以要调教调教。」我得意地高淡阔论着。子颖痛苦地呻吟着。

经受了我那麽多次的变态姦淫,子颖已不再排斥肛门被插入了,但她仍然极度讨厌被浣肠。将性欲和大便联系在一起,总是让她有作呕的感觉,结果总是将子颖的即使有的性欲也沖得无影无蹤。但现在不是子颖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我喜不喜欢的问题。待一整瓶液体都注入子颖的直肠后,我拿一个肛门塞塞在她的屁眼上。

「啊!别这样……」子颖发出软弱无力的抗拒,身体却十分顺从,美丽的眼眸凄迷地望着我,乞求着我的怜惜。

「小母狗,主人好心要给你清洗肠道,你该乖乖的听话才对,知道吗?」我冷酷地说道,肉棒又开始使劲地抽送起来。

子颖委屈地点点头,趴伏在地上低声地哀泣着,每一次被灌肠,我总不许她舒舒服服地拉出来。她肚子里翻天覆地地打着滚,直肠里有大量的物事正向外冲着,她只能用尽力气收缩着约括肌。

忍耐的感觉是很难受的,尤其是当还有一根兴奋的肉棒插在阴户里兴奋地冲刺的时候。子颖拚命收缩着肛门,同时将她阴道的肉壁也绷得紧紧地,粗鲁的肉棒在似乎毫不怜香惜玉一般,在子颖的嫩穴里横冲直撞,每一下磨擦都好像弹在拉紧的弓弦上一样,使她窄小的阴户不停地颤动着。

「这麽紧……」我喘着气,卖力地抽送着肉棒。肉棒已被这绝代佳人的肉洞箍得实实的,而那绷得发硬的肉壁还在不停地夹紧。

我抽子颖然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有时我在送进子颖身体深处前,会技巧地扭动屁股,让龟头在敏感的洞口充份转动,再突然用力顶入,有时则是顶入后再扭转,使龟头充份磨揉花心。

子颖落在我手中,就像一只赤裸而完全驯服的羔羊,任由我一次又一次地挑起原始的反应,然后完全接受我的灌溉,子颖迷乱的眼神带着羞惭看着我,肉体却不争气的发出阵阵快乐痉挛,口中胡言乱语的喊着:「呜……不能再撞那里……呜……麻了……不要……面……呜……」

「不想高潮是吗?」我的下身「啪啪啪」地和子颖的下体快速撞击。

「是……不要…………让我高潮……求求你……别让我………………好羞……呜……」子颖羞怯地哀求着。

「就是要让你羞!认命吧……唔……我有感觉了,要出来了……」我一味加快速度。

子颖迎合地擡高屁股,口中激动地哀叫:「我……我也要出来了……对不起……老公……我要和主人……一起……出来……呜……」

「爽死了!」我喉中发出一声闷哼,不可竭止的快感骤然失控,我小腹一鬆,满满的热浆在子颖的体内爆发开来,悲羞与满足的複杂情愫构成了极度动人的神情,她美丽赤裸的胴体在我胯下激抖扭动,同一时间也泄身了。

我痛快地射了一炮,身子一摊,离开子颖的身体,重新回到了躺椅上「好舒服!」,笑吟吟地看着慌乱的子颖飞身扑到马桶上……

「屁股洗乾净了吗?」我笑笑地对子颖说,「我看还没有吧!那儿还有一瓶,自己弄。嘿嘿!」

子颖的脸一下子变得雪白,桌子上还放着一瓶甘油。

子颖俏脸上露出恐惧万分的表情:「主人,求求您放过子颖吧,这样下去嫣然会坏掉的!」,子颖低首哀唤,柔腻的嗓音几不可闻,出口都成了颤酥酥的喘息。但这显然不会收到任何效果。屈辱的美人儿颤着手,将满满的一瓶液体换过空瓶,流着泪将软管插入自己的肛门……

子颖狼狈地趴在地上,亲自将第二瓶甘油注入自己的肛门。我色淫淫的目光现在对子颖来说已经不成问题了,毕竟她的阴道里还充满着我的精液。可怜的子颖子颖现在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一次她可以痛快地排掉体内那令人作呕的秽物了。

连续排泄的同时也在一分分地耗着子颖的体力,本来已筋疲力尽的嫣然在二次剧泄之后无力地倚着桌子倒在地板上。子颖的胸口不停地喘着气,两只美玉般的乳房随着胸部的起伏微微地泛动着,她双眼半闭,两片嘤唇微张,正一口一口地轻轻呼着气。

「很好,看样子今天你已经进步了不少,作爲奖励,我将爲你配上一条美丽的尾巴,怎麽样,看看漂亮不漂亮,小母狗?」说着,我从里屋端出来一个锦盒。打开打放到子颖面前,她好奇的看了一眼,便不由得羞得粉脸通红。

锦盒里是一条珍珠链子。链子由是二十三粒晶莹剔透的珠子通过天蚕丝串起,那珠子比鸽蛋稍小些,似乎和一般的珍珠不太一样,泛着晶莹的光泽,而且还散发着一股奇特的幽香,子颖再仔细一看,竟然是流香夜明珠,此珠遇热就分泌一种香液,不但香味奇特,而且有清洁垢物的功效,乃是无价之宝。珠串的另一端则与一条雪白的仿制狗尾相连,尾巴毛是混合了天山雪狐的尾毛制炼。

「漂……漂亮,多谢主人的赏赐。」子颖红着脸把雪腻肥软的美臀轻轻擡起,哀喘哼哼的乞求着「请轻……轻一点……请主人……一定要怜惜子颖呀……」,刚刚洗完肠的肛门犹如盛开的菊花般向外绽开着。

「是不是很期待呢?你终于可以成爲一只合格的美人儿犬了……」我淫淫邪笑着,把串珠上的第一颗珠子按在子颖的菊花口上,慢慢插入进去……

我没花多少力气就把葡萄般大的夜明珠推进了子颖的屁股,看着她的菊门被强行撑开,小巧的肛蕾向外鼓起,括约肌以珠子爲圆心向四周扩张,宛如一朵红嫩的雏菊冉冉开放,细密的菊纹被一一拉平、消失,只剩下一圈娇豔欲滴的红肉箍在珠串上,将小巧的菊洞撑成一个浑圆的肉孔。子颖的肠道异常深邃,也只有她这样完美的菊肛,才可能同时塞入二十三粒鸽蛋大小的夜明珠。

「啊,啊,啊……主人……子颖……」,随着一颗颗晶莹的珠子慢慢地进入子颖的后庭菊穴里,她忍不住从樱桃小嘴里发出似痛非痛的呻吟声,子颖感觉随着自己后庭里的那一颗颗珠子的滑入,自己体内的某种极隐秘的东西被慢慢地触动了。

同样的方式,同样的结果,剩下的珠子在和子颖菊门的对抗中都顺利进入了她的屁股,只留下一条洁白莹雪的尾巴拖在她的屁眼外,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与子颖雪腻柔滑的肌肤相映成趣。

我不知道天下有几个美女能抵挡流香夜明珠的魅力,特别是这些价值连城的珠子就在自己体内最隐私的秘道里充当着淫秽的道具。子颖这才貌双全的奇女子,竟也未能免俗,我只是轻轻拉动了几下留在外面的尾巴,她的又一次高潮便到了。

「小母狗,喜不喜欢主人给你特别定做尾巴呀,你屁眼内的流香夜明珠加起来可以买下万倾良田了,不过也只有这才能配的上我的心爱的子颖。」我温柔地抚摸着子颖那肥白挺翘的浑圆美臀。

接着,子颖娇小诱人的檀口内被我塞进一枚白玉雕成的口枷,一条白金锁链束缚在她的后颈对上的位置,樱唇被迫半开半合,晶莹透明,细长如丝的香液垂流而下,更爲美人儿增添了几分添娇弱可怜的味道。

我牵着扣上子颖雪颈犬环的金链,带她爬到了落地镜前,让她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只成熟美豔的性奴牝犬……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